微生物應用科研技術領先企業 020-31108302

我要為袁隆平說句話 ——不應該向超級水稻潑臟水


 


近期,筆者關注了網上針對2014年安徽超級水稻遭遇稻瘟病菌嚴重侵襲,造成大面積減產或絕收的事件,以及引發出對袁隆平超級水稻強烈的質疑。同時也看到了袁隆平發表的《請別再向超級水稻潑臟水》的聲明,并聯想到筆者近期親歷參與的一項湖南超級水稻土壤改良田項目的示范,有感而發,提出幾點個人看法:

 首先,此次稻瘟病受災最嚴重的地區是安徽五河縣。據筆者的了解,其受災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在超級水稻推廣初期,產量和抗性等各項指數還是基本達標的,發展情況是良好的。在這種情況下,稻農過于依賴水稻品種的高產、抗病和抗逆性等基因性能,而疏于稻田的標準化管理,不注重向土壤補充有機質、生物活性物質和全面營養成分,連續多年大量單一的施用化肥和農藥,導致土壤嚴重退化和缺素,致使農作物免疫功能下降,抗病、抗逆性減弱,病害大量發生。

 二是,據當時氣象中心的報告顯示,安徽省在2014年較常年相比,冬、春、秋三季氣溫偏高,夏季氣溫偏低,在夏末秋初又遭遇連陰雨,空氣環境持續高濕,促成了罕見的稻瘟病大發生年份。以至最終爆發安徽水稻大面積減產和絕收的事件。

 其實像類似情況,在其它地區的其它農作物上,每年都在發生,尤其是近年來發生頻率逐年增多。如果耕地土壤退化和缺素狀況不斷加劇,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恢復與治理,再加之遭遇極端氣候條件的影響,類似事件還會在全國其它農作物上不斷重演。

 筆者于今年9月20日,參加了湖南省的一次《“康代”益生菌和“蒙羊淝”生物綠肥在超級水稻應用與示范現場評審會》。此示范項目的目的,主要針對稻農連年大量用化肥和農藥,土壤生態環境不斷惡化,導致水稻產量降低、品質下降和各種病害大量發生等問題。通過有機肥、生物綠肥和益生菌肥的應用與示范,驗證其在恢復、改良土壤、培肥地力,提高產量和品質,以及抗病和抗逆性方面的實際效果。

 

 項目的具體操作方案為:每畝稻田施用有機肥150公斤和復合肥25公斤作為底肥;每畝稻田在分蘗、抽穗和灌漿期各施入20公斤生物綠肥作為追肥;進入行間插墑時和抽穗期及花前、花后期,遇陰雨天針對稻瘟病,噴施康代益生菌劑120倍液作為葉面肥。

 方案實施完成后,項目評審組分別對寧鄉和新寧縣50畝超級水稻示范田,進行了檢查和驗收,并組織了現場評審會。

 評審結論為(摘要):“與習慣單一施用化肥農藥的田塊相比較,示范田實粒數增加了12.6%,結實率提高了10.2%,增產了13.6%。示范田紋枯病情指數為2.31%,與對照田的病情指數24.00%比較,其防治效果提高了90.38%;示范田稻曲病穂率為3.75%,與對照田的病穂率13.56%比較, 其防治效果提高了72.38%”。

 但實際情況是,稻農并沒有完全落實預定的實施方案,而只落實了三分之一;盡管如此,從示范的結果看,還是顯示出良好的效果,如果方案得以全面實施話,其結果會更加樂觀。

 通過以上情況的分析,縱觀網上對袁老超級水稻的質疑,筆者認為有些意見和建議是善意的、正面的,而且是具有建設性的。但是也有一些質疑者的觀點是扭曲的、偏激的,甚至是站不住腳的。例如所謂:“袁隆平的超級水稻是炒作概念,浪費錢財,蒙騙國家,忽悠農民,已經到了必須揭露和制止的時候了”、“超級水稻是一個引人注意的噱頭,是一個虛擬的浮夸概念,沒有任何科學意義和創新價值”等等。這種全面否定的觀點和言辭,讓我們感覺到好像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年代,造反派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

 我個人認為,2004年【感動中國】頒獎辭對袁隆平的評價非常恰當:即“他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當他還是一個鄉村教師的時候,已經具有顛覆世界權威的膽識;當他名滿天下的時候,卻仍然只是專注于田疇。淡薄名利,一介農夫,播撒智慧,收獲富足。他畢生的夢想,就是讓所有人遠離饑餓”。

 袁老作為中國“雜交水稻之父”,在雜交水稻研究領域中,做出了突出貢獻,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目前進入85歲高齡的袁老,還在默默的為培育雜交水稻的新品種,進行嘔心瀝血的堅守和耕耘,就憑這種精神也值得我們敬仰和學習。

 社會上有那么一些人,總是以極端的心態,對待社會文明和科技進步事業,自己無所事事,卻熱衷于捕風捉影、搬弄是非和混淆視聽,專門以否定、誹謗和詆毀有成就的知名人士,來滿足私欲或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這種言行與當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潮流是相違背的,應該受到全社會的譴責和摒棄。

 也有一些質疑者,以偏概全,單獨強調種子的抗性因素,確避而不談種子在生長過程中,土壤、肥料和管理等綜合方面的重要作用。把受災的全部責任歸罪于種子問題,筆者認為這是片面的,更是有失公正的。

 筆者認為,在農業種植領域中,優良品種的選用是非常重要的,但不是唯一的要素。一個好的品種,必須具備良好的土壤環境,全營養的肥料配方和科學的田間管理。四者缺一不可。如果按照品種、土壤、肥料和管理,對植物生長的重要作用來衡量,筆者認為前者占30%,后三者占70%。在栽培過程中,肥料和管理是最大的可變因素。

 單靠一粒種子的基因功能作用,就想做到一蹴而就、包羅萬象,這不符合自然規律,袁隆平的超級水稻也不例外,不可能盡善盡美。因為,土壤是植物生育的基礎,肥料是植物生長的糧食,田間管理是植物生長的必要措施。只有在土壤環境是良好的,肥料營養是全面充足的,管理措施是到位的前提下,種子作為植物合成的核心,才能夠錦上添花。否則,再好的種子也不可能發揮其應有的效能。

 筆者從多年從事農業項目的實踐中,領悟到了傳統農業“釀好肥、造好土、選好種、育好根”這一根本栽培之道,從研究微生物、利用綠色植物體,開發內蒙古有機肥資源入手,研發出生物綠肥和生態有機肥等系列產品。并采用以生態有機肥作為底肥、以生物綠肥作為追肥,以康代益生菌肥作為葉面肥的立體式、生態型、全營養供給系統和病害生物防治措施。在全國各地萬畝農田中,實施了恢復和改良土壤、培肥地力,發展生態農業,培育綠色、有機種植基地的應用與示范。

 結果表明,與習慣于大量使用化肥和農藥的種植方式相比,投入比降低了15—20%;農作物產量提高了25—30%;營養干物質含量明顯提高,還原糖能夠提高2—3度,商品優等果率高達95%;病害發生率普遍下降了80%—90%;土壤有機質、生物活性和全面營養成分明顯提高,土壤生態環境明顯改善,土壤改良效果可以達到國家農田二級或一級標準。實現了用地與養地并舉和生態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技術和經濟指標。

 近年來,由于農民靠大量使用化肥和農藥來維持農業增產增收。而化肥和農藥的過量使用,造成土壤生態環境的不斷惡化,致使病蟲害大量發生,農作物減產減收,品質下降,已經不同程度的影響到農業生產、食品安全和國民健康,這已經成為目前中國農田普遍存在的現實問題。

 因此,筆者強烈呼吁和期待,政府、媒體和專家們,以及有識之士行動起來,針對我國農田土壤的狀況,展開有意義、有價值的討論,建言獻策、群策群力,共同努力遏制我國耕地土壤不斷惡化的趨勢;同時,建議政府加大指導、宣傳和扶持力度,引導和鼓勵農民在修復和改良土壤上下功夫,強化有機肥料的使用,實施科學用肥,盡量減少化肥和農藥的施用量。徹底治理和解決土壤退化和“缺素癥”狀況,這才是目前在農業種植領域中,亟待解決的主要問題。

 最后,筆者希望全社會對像袁老這樣的科學家,應給予更多的尊重、鼓勵與支持,對他們研究的成果和做出突出貢獻,給予充分的肯定和褒獎。要多一些理解,少一些埋怨,更不應該潑“臟水”。

2016年01月20日 14:36
來源:東北新聞網

 

返回列表頁
四川快乐12网上投注站